我只爱美人

粉上一对已经拆了的cp,真是心酸。。K莫都暖不回来的我要怎么办 😭

【短夜长】六·而非

表白太太的文,也哀悼一下被戳到千疮百孔的我。。

DT_K:

YY40109满汉全席纯男生娱乐公会同人


柒夜x心外無物 及 浮尘流云 部分


先前有小伙伴说第一篇浮尘流云不够看,所以在这里就写成了第三人称转述


短夜长系列还有一篇正剧和一篇番外完结,先前有人说想看伦仙,这两头也磨出了点眉头,如果最后一篇正剧写完前能孕育出全部脑洞的话就写。


真是写的心酸死我了puq


==================================




【而非】


 


待将军跟着小厮七拐八绕的寻进那间包房时,妄尘已经醉得趴在酒桌上睡着了。墙上唯一那扇梨木雕花窗大开着,冬夜里妄尘身上不知被谁披了一件一件黑色大氅披风,一轮月华顺着那四四方方的窗口就洒了进来,顺着他脚腕往背上爬。


鼻尖有一大股醇厚的气息在不甘地骚弄,很容易就让人辨识出好酒的味道。将军有点馋酒,视线扫过八仙桌上的杯盘狼藉,定格在一只放在妄尘肘边的白瓷酒壶上。他走过去,俯下身,越过妄尘的肩膀就把那白瓷小壶勾了过来,掂量掂量里头还剩下小半壶的酒液,再将那壶嘴儿贴着鼻子一嗅——


“你呀……好歹也曾为一军之将,何必偷偷摸摸去喝别人剩下的?馋酒的话,我这儿有几锭银子,你叫小二送几坛好酒到北阁去。”


终归还是搅了美人儿的清梦。将军没吱声,以嘴对壶咕咚两口喝干了酒,在回味余甘时低下头去瞅已经坐起身来的妄尘。泪痣迷迭桃花目,佳人薄裳云雾开。此时妄尘醉了酒,那眼窝里就跟含了一汪水似的,生生衬出了一副丰神俊朗的风流模样。


“什么时候了?”妄尘问,侧过头来去寻已经站到他身后的将军。


“子时三刻。”将军答,帮妄尘解开几乎散架的发髻再草草梳理一下,又替他系紧那氅袄,扶他起来。妄尘走的不稳,扶着墙行了一小段之后索性靠在将军身上任他带着走,醉眼朦胧时不忘问一句是否还叫得到马车的事。将军一一应着,一面唤来小厮打着灯笼在前头探路,一面小心翼翼地扶好身边醉的不轻的人儿。


两人走走停停终是出了酒肆。骤雪正急,他们便站在店外的廊檐下躲雪。将军听见小二在门的那头上了栓,悉悉索索的脚步声伴着呵欠声混在夜色里。


 


隆冬时节,又是子夜,寒风凛冽的很。将军见妄尘悉悉索索把披风后头的兜帽戴上,突然好奇了起来:“这是谁家的袄子?”


妄尘蹩着眉头想了一会儿,拍拍烫红的脸颊:“应该是公子的……”他醉得犯迷糊,语气也软黏的很,支支吾吾的跟要睡过去一般。


“公子?柒公子?”


将军沉思片刻,好奇心起。这位柒公子也是满汉楼里的常客,挂过名,兴致起了也会登台唱个几曲。他心地好,脸上总挂着笑。人人说他善良好相处,但将军总觉得柒夜那一目平和下藏着什么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你与他似乎关系不错。”他答道,借着廊下灯笼的光往巷尾处张望了一下。


墙角还堆着前些日子里积下来的雪,上头稀稀拉拉印着几个脏兮兮的小脚印,将融未融地沾了泥土的黄褐色。


“嗯。”妄尘点点头。他瞌着眼,醉得狠了也不分轻重缓急,头重重的往前一倾又扬回去,差点磕在背后那实木门框上。将军被妄尘这一遭吓得不轻,当下拽着他往前挪了两步,刚要撒开手却又被妄尘缠住了胳膊。一回头,堂堂满汉楼北阁阁主正冲他咯咯笑着,丝毫不见平日里那副高高在上的清冷样儿。


“嘿嘿……雲觞,我知道你想问什么。”妄尘嘟囔一句,兀自笑的开心“你想问我,柒夜找我所为何事,对不对?”


醉了的人最难伺候。将军叹了口气,也懒得去计较妄尘给他起的别别扭扭的称呼,只顺着他的话接茬儿“是。柒公子他为何找你?”


“哼。他有求于我。”妄尘得意洋洋的说。


“他求你什么?”将军继续追问。


“他求我为他找人。”


“找什么人?”


“男人。”说完,妄尘一顿,又补了一句“一个叫心外無物的男人。”


 


隐约间将军觉得这谈话似有不妥。照妄尘所说,柒夜唤他一聚无非是为了些私事。而自己现在的所作所为倒像是那些不怀好意的家伙,仿佛是要趁着妄尘酒醉便从他这儿探探口风、好琢磨着怎么对付柒夜;抑或似那些成天到晚无所事事聚在墙角的那群长舌妇人,膝上放着装针线的竹筐和几件破旧衣物,缝缝补补间还不忘打听一两句别人家的闲话。但此时此刻妄尘又以一副不屈不挠的势子盯着他,大有要一吐为快的意思。将军不好扫他的兴致,只得硬着头皮在心里面默念了两句冒犯,乖乖地听妄尘往下说。


“这心外無物嘛,算是个奇人。没人能够查得出他自何方来往何方去家住何方姓甚名谁,也没人能主动寻得到他。来无影去无踪。”妄尘道“柒夜说他声音清亮五官俊朗,博学多才,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堂堂七尺男儿,杵哪儿都是一副翩翩公子的样貌。然而唯一美中不足的是这家伙有龙阳之癖,且还好作躺在下面的那一个。”


将军不语。年少时他纵横沙场镇守边关,将士们披星戴月餐风露宿往往几年都回不了一趟家乡,故军中断袖之风也时有盛行。当时身为头领的他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男人总归是有欲望的,堵不如疏,若是他真的下令禁了那行为,军中指不定得乱成什么样呢。所以现下他得知那唤作心外無物的男子也只喜欢男人时,倒没有表现得像妄尘想象中的那般讶异。


“柒夜说他与心外無物相遇是在城西那家小倌馆里。他跟几个朋友喝醉了去尝鲜,碰巧那心外無物在走廊上窜错了门,两人打了个照面,一来二去就对上了眼。”说到此处妄尘停了停,偷偷笑了几声“他说这男人叫心外無物,其实不过也就是个称号而已。没人知道他的名字的……神通广大的柒夜柒公子不也还是砸在他手上了么?这种人如果仅仅是想要隐瞒个名字,可谓再简单不过的事。”


“神通广大的柒夜柒公子?”将军哂笑一声,回想着平日里见到的那副人畜无害的脸,他怎么也不能把柒夜和神通广大一词联系到一块儿去“怎么个神通广大的法儿?”


妄尘抬头瞥了将军一眼,眼神玩味“他通过某种途径得知了你的身份。”他压低声音说。话毕想了一会儿,又补上一句“不是我告诉他的。”


这句话可着实吓着将军了。妄尘望着将军那副突然紧张起来的模样,艰难的按耐住想要捧腹大笑的冲动“你可千万、千万别小瞧了柒公子。你看他平日里吃喝玩乐优哉游哉,手底下可有一大批甘愿替他做耳目的人。就连花君在他面前都得……噗嗤。你知道花君被柒夜称作什么吗?”


“称作什么?”将军问。


“小花妹妹。”妄尘答。


这下,就连一向以严肃闻名的将军都忍不住笑出声来了。


 


小巷那头远远的传来了马蹄声。不大一会儿,一乘马车就慢悠悠的朝他们行了过来。将军看到那车夫带着顶破斗笠,鼻梁脸颊都冻得通红,拽住缰绳的手上还长着个大冻疮。那马儿不通人性,停下脚步时呼哧一声打了个响鼻,登时一大股白色的气花花就照着妄尘的头发喷了过去,唾沫星子带着股浓浓的马骚味儿全溅到了那条做工精良的斗篷上。妄尘本就爱干净,这会儿更是嫌弃得不行,上了马车后不顾将军的阻拦直接了当的就把那斗篷脱了扔到将军怀里,说什么也不愿意再穿。


将军无奈得很,他当年镇守北疆时,那儿吹的风可是跟刀斧似的,刮在脸上别提有多痛。现在他从那要人命的官场逃了出来、得了清闲在南边呆着,凭借多年练下来的体格,出门溜达往往只要披上一件厚些的棉布衣裳凑合就行。故此时此刻,将军身上竟也没什么能御寒的东西好让给妄尘穿的了,他犹豫着,看妄尘面上挂的那副厌恶至极的表情,只好掀开门帘吩咐车夫快些赶车回北阁去。


马车小且旧,连个暖手的汤婆子都没有,偏偏酒醉后的人是最觉得冷的。妄尘搓着青白的指尖往上面哈一口气,瞅着将军把那被他嫌弃了的斗篷叠好了放在一边:“雲觞、雲觞……你坐近些,我与你继续说。”他唤,对将军扯出个及其好看的笑容来。将军听他念得那两句名字只觉得哭笑不得,但自己先前也确实被勾起了好奇心,便乖乖的凑了过去,摆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唔……我刚刚说到哪儿了?”脑袋有点发懵。妄尘甩甩头,抬手将鬓发撩到耳后去。将军顺着他的话回想,闯入脑海的却是妄尘说的“小花妹妹”四字,便兀自又笑了几声:“你说到神通广大的柒夜柒公子。”他提醒妄尘道。


“嗯,对。神通广大的柒夜柒公子,不但连心外無物的身份都查不出来,还被他给吃得死死地。”


“吃得死死的?”


“对。”


“何谓吃得死死的?”


“因为心外無物行踪不定嘛。只有他找别人,没有别人找他的份儿。”妄尘想了一会儿“当年时兴的是百戏中口技一活儿,与易言那套讲古技艺相差不大,只是需要些许旁门左道上的技巧而已。公子说心外無物是个口技行家,正巧能教他点东西。”


“……”


将军皱着眉头,不得其意。


 


马车在转弯时行了个趔趄。妄尘没扶稳,差点给颠下了凳子去。他按着身下的凳子挪了挪位置,望着仍在思索的将军叹了口气:“雲觞啊……”他低声唤着,再开口时语气中已含了几分怅然之意“若是有这么一人,思之切切而寻之不得,动了心思他便离开,淡了念头他便回来,如此辗转。到最后……你会怎么对待那人?”


将军毫不犹豫的答道:“若有此事,某就在他现身时留住他,再也不让他有离开某的机会。”


果然是军人习性,心思耿直,做不得假。妄尘意味深长的点点头,他问的这个问题并非偶然,只是想到柒夜与心外無物曾经的做派,心里头便替当年那不识趣儿的柒公子惋惜起来。这种心情无从而起,说它莫名其妙却也不合适。究其原因,恐怕也只有无缘二字可以解了。


“只可惜,当年公子如果能有你半分决然的心思,今夜的酒席只怕也不会有我一席之位了。”妄尘摇摇头“公子心傲,是个只会将事往心里藏的主,尽管他对心外無物的那点小念头早就闹得人众皆知了,但要派人去他那边询问也还是落不下半分口实。他念着心外無物,心心切切的唤过他心儿,却也不满他一点朱唇万人尝的性子——若对方是个男妓也就算了,别人生计所需,轻易评判不得,可他又偏偏不是。折腾到后来两人每每见上一面,都弄得跟仇人相见似的。公子极尽所能的在床上索求,声声句句的用那些下流言辞羞辱,几次都将心外無物折腾得哭出了声。就那样了公子还嫌不够,做到他开口求饶也不放过。”说到这里,妄尘不由得长叹了一口气“最后那次应该是公子前些时候过生辰时吧。那日心外無物正疲惫着,推脱不已,谁知道公子居然对他用强的。听闻之后心外無物不辞而别了,有传言说他为调养身体破了财,然后便再也没有人见过他。”


“原来如此。所以柒夜今日寻你,是想……”


“嗯哼,是啊,神通广大的柒夜柒公子,居然为了一个男人来求我。”妄尘轻笑着,声音里似有轻蔑之意,其实也不过是一二感慨罢了“这小城里,谁人不知我北阁门客众多,满汉楼里的男人们有大一半儿我都是熟的。可惜了柒夜那家伙,他寻人寻得糊涂,怎么忘了心外無物从未在满汉楼里挂过名头,亦不是什么满汉楼内客。他抓着我不放,求我替他看管着,我又上哪儿帮他找人去?”


“这么说来,就连妄尘你也找不到那心外無物的去处了?”


“不,我知道。”


“……什么?”


“我知道他的去处。”妄尘幽幽的盯着将军那副吃惊的面孔,掀起细竹帘子往马车外瞧了一会儿,对着一个方向遥遥一招手:“循此方向出城十余里,有一片树林,林中有一间小屋。公子心心念念的人就住在里面。他身患顽疾,夜夜辗转无法安眠;又不得良医,只身孤零零的挨着候着,行将就木,孑然一身。”


 


时逢马车行至江畔,不消几步便可到达满汉楼前。妄尘酒醒了大半,便自顾自的下了车,楼内守夜的小厮见是他回来了,也提起灯笼急急上前来迎。将军又惊又疑的与车夫清了账,转身见到妄尘走得远了,也三步并作两步的跟了上去,接过小厮手里的灯笼来。雪仍在下,风也刺骨得很,将军便不由分说的把那沾了马骚味儿的披风往妄尘身上盖,直到妄尘整个脑袋都缩进了兜帽里才作罢。他看着妄尘气急了却拗不过自己、只能皱着眉头抻出袖子掩住口鼻的模样,径自觉得有趣的同时也好言好语的劝劝他,遣小厮烧了水送去北阁洗浴用,才见妄尘的眉头舒缓了些。


 


“你既然已经知道了心外無物的去处,为何不跟柒公子说?”将军低声问着,携妄尘走在满汉楼的长廊下。妄尘虽说酒醒了不少,走路时却也还摇晃的厉害,时不时需要将军搀扶一把。此时妄尘扬着脑袋把兜帽掀去,一手拽住将军的胳膊另一手去掸斗篷上的雪,低下头来盯着自己带着白色雪痕的靴子“雲觞啊,人人说你不问世事,你还真就活成老古董了……你可知公子是成过亲的,新娘子是城里以才艺双绝闻名的美人儿,且前不久才为他诞下一女?”


将军懵了。按妄尘先前所说,柒夜对心外無物的感情也算是板上钉钉的事儿了,他们俩白头偕老也好不了了之也罢,突然窜出来一个女人又算是怎么回事儿呢?


“……某原以为,柒公子是因为喜欢,才求你去寻人的。”思来想去,将军只得出了这个结论。


“哈哈……谁知道呢?心外無物坦荡荡的性子可是出了名了的。但若是柒夜不作回应,谁又能把这段感情当了真?公子他嘴上念叨着兄弟情义、不喜龙阳之好,谁知道他私底下又是一副什么模样?”妄尘莞尔,双目似是回想起了什么放空着,突然又转过头去对将军说:“你可还记得,公子生辰那天,我半夜去与他祝贺?”


“记得。”将军点点头。


“那夜他喝的醉了,我去的时候他正与朋友打趣儿。他瞅见我来了,笑得欢喜的很。我见他那副醉相也跟着笑,谁料他盯着我的脸,突然说了一句话。”说到这儿妄尘顿住了,嘴角扯出一个戏谑的笑“你猜,他说了什么?”


“说了什么?”将军追问。


“你笑起来就不像他了,你千万别笑。”






——END——

跟着K莫入坑,好像是太晚了。前几天偶然在B站听到小心,惊艳之下各处搜寻,然后就听到无数个柒心录音,只想说当初的糖,现在听起来全是刀啊。。
觉得小心很像郝眉,学霸、阳光、声音很萌但个性很强。。所以希望他能遇到自己的KO,听他的话,爱他的善良,能陪他编程,给他做最好吃的烤鱼。。
写给自己看,不加任何tag。这段时间为了他心酸的不行,我再不写出来就要憋死自己了。

刚从淘宝看彬彬回来,啊啊啊啊啊!我要来尖叫几声给自己听😍😍

拜托各位微博给大成子投个票票啊!

Ming_sis:

敌方火力太强,一度反超!这个投票一个ID只能投一次QAQ 原谅我占个tag 各位小天使们,拜托了TAT http://vote.weibo.com/poll/137549675

【K莫】多图开扒17集奸情(下)

1z:

前情提要


疲惫的心大少年眉,在创业的重压之下,迷失了自己。但是很快,在美食、美酒、老公爱的鼓励下,他满血复活了,重新踏上岗位。


开扒(上)http://zesm1003.lofter.com/post/1d249d36_c2edf7d


===============================




不得不说KO还是很会拉好感的,从身体治愈到心灵。不过还不是治本,所以他行动了起来。



KO几次三番主动来找,肖奈很会抓优势。另:手机号19267866786是杜撰的QAQ【废话



就没有赢的选项,我们懂,我们都懂。




第二天





于半珊,以后你要小心了,拍肩。


这里好像是愚公在调戏眉眉,说他戴领带霸气?



眉眉:起开!今天是个大日子!服装老师特意交代要我穿的隆重点,你懂个屁。



NPC肖奈宣布,开启办公室.gvi副本。



呵呵。




是人家看上了你啊= =



NPC侧面展示小攻一片情深似海,为了媳妇放弃自由~




NPC肖奈是目前唯一掌握真相的人。他想做什么?他想做上门女婿╮(╯_╰)╭



主角受自带道具。



对不起,这条阔腿裤真是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直盯郝眉而来。反正旁边的都是NPC



大半夜点外卖又怎么了,眉眉干嘛一副有点急的表情= =



先不管老婆,直接找NPC肖奈接任务



NPC解说背景时间



444,他就是黑你电脑弄掉你女神你的未来老公



是我,再来100次我也换掉你桌面毫不悔改



虽然没钱,但是高手的骄傲:我就不是来给你打工的,不要你的钱



看过剧本和原著番外的肖奈&很懂气氛的BGM



膜拜亲妈台词,是郝眉招惹来的桃花,当然郝眉自己负责。



一脸懵逼.jpg




下一场


办公室.gvi的场地,总体来说不太理想


和眉眉的距离非!常!远!


肖奈,我看错你了!【肖奈:办公室注意影响




简直比王母娘娘还狠心!抹泪~~


小攻就是小攻,第一句就是



哼,我肯定你还不知道你和眉眉座位隔了千山万水的噩耗 ̄へ ̄




咦,傲娇中带了一点点娘C的气质。。。有了男人就是不一样="=



这句台词真的。。。有点。。。一瞬间出现了很多不太好的画面[手动拜拜]



感觉K哥眼神悠远,似乎也和我们一样在想些什么。。。



听到扫地僧,结束放空,转头看老婆


什么意思?说我和尚??



被苏到了_(:зゝ∠)_【幸好看不见那条阔腿裤~



还有什么问题?盯



直男の困惑



醋.jpg


感觉醋都该计数了




脑残粉迷弟的职业操守。







KO内心:哦~他说可以。应try斯汀



苦恼以后没饭吃的眉眉。这可比侮辱他女神还要严重!!


KO笑而不语,baby这些都不是问题=_,=






================================


最后,来看看人民群众的反应


市民于先生:自从用了KO,孩子再也不半夜哭闹,吃不下睡不香了,气色又好了起来【?】






总结





用一只伟人的话来说,一个体制内的、现代化的、榜样化的优秀小攻应该是什么样子?就是ko的样子,嗯。




完。

【K莫】多图开扒17集的奸情满满(上)

1z:

原来不点展开不给看图啊汗


第一场



先让坐,就坐。然后没说话就递酒,二话不说给了就接。



接完了眉眉才说 你也喝。那就喝。



顺便放电。【大排档老板:我已经死了是吗??】



说感谢,说以前也常来



KO眼神飘。不知道你常来也不会在这里打工啊→_→



估计那会儿你还没来呢


蜜汁反应。难道现在才把酒咽下去??



你太瘦了之前又一次喉结动。其实这句真心流露的关怀,还是有一定风险的,一般直男估计都能觉得有点尴尬了,然鹅……



然鹅屋里眉——非一般的直男——简称 非直男



黯然心疼。【要不要计数?X1



眼神飘X2.直白的关心



老婆说有事把他难住了



非常认真,洗耳恭听



然而并没有具体说,开始卖萌。KO微笑



来个“被老婆萌到的KO.gif”


好了换下一场


====================================


 


忙归忙,还是要关注老婆的,万一被坏人带走了呢




经典的托脸到捧脸到摸脸


Jpg都能感受到那只手有多么依依不舍→_→



非常严肃认真地问地址



微皱眉



我造大家都在可惜这个角度看不清手具体在哪儿QAQ



小攻技能:摆姿势


【邪恶的阴谋BGM上场】



房产证清晰照一张!请记住这张房产证!它还会回来的


总13层,建筑面积130【我就是八婆】


总之,BGM也是对的,这是一次有策划的阴谋。而且是犯法的望天



看了眼房产证,又看了眼老婆。心理活动未知。


下一场。


================================


良辰美景,孤男寡男,共处一室,室内还有一张床



远景我以为KO是闭眼的,结果伸腿的远景也看不出有没有睁眼


总之不论有没有睁眼,都是神技,开发了长腿的新玩法,不愧是程序猿



超爱新玩法的~必须GIF一发



非视频无法体现眉眉那句超可爱的“这是哪~~儿~~啊~~~~~”萌出一脸血



醉酒少女醒来的一瞬间以为自己酒后失身【喂喂喂!】



眉眉问 你就住这儿啊。不看他,答不营业的时候都住这儿


一开始以为KO是心虚,毕竟查了地址,结果又没送,或者说那时候还不想暴露自己黑客的身份【那你为什么要查呢?【ko:要你管


后来一想,这是……有点……自卑了吗……老婆住小高层,自己住大排档,不好意思……了……?KO:→+→



MR.郝.心大.眉。不用不好意思,他的床你迟早要上的~



感觉ko心中暗喜。郝眉眉你还不好意思,真是被卖还数钱



眉眉发现了被子的秘密,诶了一声。KO马上转头看他【你刚才咋就是不敢看呢?】



开始回答立马转头不看眉眉。然后一本正经的解释,这是为了资源再利用,绝不是用着你用的被子在想一些羞羞的事情!



开始问下药了,KO在他醒来后第一次直视他。这眼神太犀利。。。再次膜拜心大少年。



又不看了 ̄へ ̄眉眉伸懒腰,注意小腰



注意手,默默拉上小腰【怀疑这是小郑的下意识,我不信眉眉会有这个意识= =】注意头,又看了。当然眉眉此时在撒娇:我最近好累的~简直一只懒羊羊,萌哭



眉眉迅速坐起,KO又不看他



下药论X2。小可爱你知不知道自己很维显



ko直视第二次。我不敢揣测他的心理活动,我觉得他下一刻把眉眉压倒我都不会惊讶。“少年,你知不知道自己在玩儿火?”【眉眉:口亨,广电爸爸保护我~】




跟你开玩笑的,别当真啊。


ko:火焰熄灭。



关心,再次询问



眉眉回:你一天炒菜累不累啊?


眉眉巴拉巴拉一堆累啊累啊,KO静静听。



然后,再次直视



觉得累,可以不做。心疼X2


眉眉表示不行,那是我和兄弟共同创造的事业



感觉这会儿就开始醋了嘿~



然后,憋出来一句愤愤然的



不敢看眉眉了。他们都让你做?翻译:你这么累,他们是不是欺负你?



经典的 我们家老三。老三:躺枪。



醋.gif



全程凝视听老婆解释who特么是老三?!



get关键词“女朋友”。CPU降温,开始运行搜索功能



反正是有女朋友的路人,不care。



我眉:其实……我只是习惯性的抖一下……



KO:嗯


我眉:我从没想过我的人生中会遇到这样一个捧(lao)场(po)王(nu)。



真的,眉眉都愣住了。



你刚刚是说 嗯?



嗯。



中彩票了吗少年??



眉眉喜滋滋的准备走了,我觉得KO此时在不好意思= =



人走了你才抬头看= =


这时候应该就打定主意要去致一给老婆减负了╮(╯_╰)╭


下一场


让我歇会儿。。。


TBC


开扒(下)


http://zesm1003.lofter.com/post/1d249d36_c2f679a

今天甜齁住了吗:

分享一个肥肠带感的视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不看绝对后悔!!!!!!!!B站av6110367

胃疼(番外四)

喵:

你好我是独立出道的番外,我成功做到了比正文还长章节还多还有一堆人逼着我开车。。。


你们嗨要啥自行车!


迄今为止这篇文已经和胃疼没啥关系了。。。


胃疼我对不起你~


……………………GO!……………………


情趣


阿爽觉得自己以前没有那么嘴欠的。但是每次遇见梁峰就拌嘴,拦都拦不住。


两个人第一次滚床单,按理来说不应该是小受嘤嘤嘤求抱抱么?梁峰等着阿爽哭唧唧的抱过来。但是并!没!有!


阿爽靠在床头抽烟 “我会对你负责的?”


梁峰黑人问号脸???


“你就是欠操……”梁峰把人硬拉进怀里。


“你干嘛!”阿爽挣脱了两下挣脱不开,开玩笑人家肱二头肌比自己大腿都粗。


“别动,疼不疼~”


“……你早干嘛去了?疼我你就别做啊……”阿爽翻了个白眼


梁峰觉得心好累……明明刚才爽到哭出来的人是你啊啊啊……能不能不要一副舍命陪君子的样子!


把阿爽嘴里的烟拿过来抽,阿爽趴在床上专注的看他胳膊上的花纹,手指轻轻勾勒,痒痒酥酥的。房间里烟雾缭绕,灯光昏黄幽暗,隔着烟雾看着面前的人,每一个角度都好看的紧。梁峰轻轻亲吻这身边人的后背,肩头。


“别咬我……”阿爽被啃的烦了,又炸了一个毛。


然后梁峰掐了烟翻身压上“老子就是要咬死你~”


……。……。……。


每次做完郝眉都会哭,他也不想的啊,但是他控制不住他即几啊~搞得KO每次都兴奋感愧疚感交错爆棚。


郝眉哭明显更性感,但是KO怎么可能看到郝眉哭不哄!!!


每次KO都习惯结束之后不马上起身,紧紧抱着郝眉,郝眉一边发抖一边掉眼泪,看的KO抓心挠肝。


老婆总无意识勾引我怎么办,在线等,不是很急~


“好了,我没事了。”郝眉声音还是哑哑的,带着委屈的哭音。


“我抱你去洗澡。”


“嗯……”郝眉乖乖的让KO公主抱到卫生间,KO在一边往浴缸里放水。郝眉靠着墙站着,腿软止不住的颤抖。大腿里面被亲咬出来的印子痒痒麻麻的,用手轻轻蹭着。


“好了,来吧。”


郝眉乖乖的坐进浴缸,玩泡泡……


KO在一边淋浴,简单冲洗一下。本来之前就已经洗过的。


郝眉洗好了照镜子,眼睛还是红红的但是脸上却是笑着的。


“你看你又弄到脖子上啦!”郝眉指着喉结旁边的一个深红色的吻痕。


“抱歉,忍不住”KO从后面抱住郝眉,下巴搁在郝眉肩上。微微冒出皮肤的胡茬扎的人痒痒的。


“困死了~抱我回去碎觉~”郝眉一边躲着KO的胡茬攻击一边说。


“嗯……”


…………………………………………………………


性欲


“你说你一个基佬性欲那么旺盛干嘛?”阿爽日常作死。


“你不是?”梁峰头都没抬。


“你能不能不含着说话!咬掉了你负责啊!老子是基佬不是太监啊!”


梁峰“略略略略略略。”


“你赢了,你随意。”阿爽不想反抗了。


“你说你又打不过我,还总嘴欠。嘴巴这么毒,心里有很多苦吧?”梁峰压着阿爽,迫使他和自己面对面。


“瞎说啥大实话~”阿爽明显眼神黯淡了一点。


“来倾诉啊,知心哥哥在这儿~”梁峰专心的啃着阿爽的锁骨。


“你是发情的哈士奇吧……你怎么就喜欢咬我呢你?”阿爽作为报复,也咬了梁峰的肩膀一下,没用力,留下浅浅的两排小牙印。


这一咬就好像在充满氢气的屋子里点火。爆炸式伤害。


阿爽最后清醒的印象就是一只发情的哈士奇扑向了自己。


清醒过来的记忆就是貌似上班已经迟到好久好久了。


一脚把身边人踹到地下,翻身继续睡。


……。……。……。……。


眼看凌晨四点,天都快亮了。KO仍旧是没有停下来的意思。郝眉真的好想说一声“你继续做我先睡了。。。”


别说喊了,郝眉现在连睁眼都困难。又困又累,还被做到she不出来。


不就是在公司加了几天班嘛~不就是一起睡了几天沙发没法亲亲摸摸嘛~不就是明天放假嘛~眉哥我要累死了啊啊啊啊啊!


两个人醒过来的时候都是第二天下午两点了。


郝眉就觉得浑身就像恢复出厂设置了一样,没有一个部位是自己的了。


KO把醒过来的人往自己怀里搂搂。


“难受?”


“嗯~”郝眉撅着嘴。


“饿不饿?”


“饿死啦……”


“我去做饭,你继续睡。”KO起身。陡然离开KO的怀抱还让郝眉有点不习惯。


慢慢在床上坐起来,腰好疼~屁股好疼~腿好疼~哪里都好疼~等会儿一定要KO按摩!!!老子要吃三碗饭!!!


事实证明一个吃货的小愤怒一顿美食就可以解决,如果解决不了,就加个甜点……


……………………………………………………


虐狗


于半珊心痛啊啊啊啊。


原来在宿舍的时候,可以欺负郝眉。


后来工作了有KO了还可以逗逗阿爽。


现在。。。


这年头儿流行程序员配个保镖???


还是陪吃饭陪工作陪睡觉的‘三陪……’


坑爹呐这是!


于半珊拉着猴子去调戏前台王小二了。不调戏没灵感。


梁峰算是致一最奇特的人。不是在职员工,但是比谁来的都积极。不喜欢上班族的生活却成天粘在上班族身边。


看着眼前闲的要命的人阿爽就生气!


“大哥你随便干点啥啊~你在我这儿当盆栽是要光合作用?”


“我在做啊……。”


阿爽看着笔记本电脑上一排乱码,头上出现一个井字。


“你再不工作我不要你啦!”阿爽对于养着这么一个大男人很恼火,明明自己应该是被养的那一个。


梁峰的惯用招数就是一撅嘴装委屈,但是今天却默默放下电脑往茶水间走。


“郝眉和KO刚进去……”


梁峰转身往外走。阿爽真的好想抡一个椅子过去但是还是忍住了,默默跟在梁峰后面。


他知道梁峰现在还是没有从上一次的阴影中走出来,他知道心血付之东流还要被人威胁的滋味不好受,他知道满腔热血与希望被无情的现实打破是什么感觉。但是总得活下去,总得找个理由生活下去。


“你再不理我我就不跟你好了。”阿爽跟在梁峰背后小小声的说。


梁峰身影一顿,叹了口气回身抱住他。


“你是我拼命追回来的,什么都可以不要我,你不行。”


阿爽在他怀里点点头,看看旁边,两个人不知不觉走到了以前的那个工作室。现在早就出兑了,门上贴着乱糟糟的小广告。


“你想东山再起?”


“还在考虑,不知道可不可以。”


“可以的。可以让老大帮你。”


“跟我在一起别提别的男人……”


阿爽黑线脸“那我提别的女人?”


“啊啊啊啊真的好想掐死你!”梁峰这么说却是用力把人抱紧。


“你要是勒死我你就等着奸尸吧~”阿爽推开梁峰往回跑,梁峰在后面追,但是没有用力追,让那个人跑赢自己一次也好。


这边于半珊和猴子正在欺负王小二,王小二到是习惯了,这两位名为副总,致一元老,但是在公司的地位也就能欺负欺负我了。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呢~


阿爽笑眯眯的跑进来,于半珊刚要拦住调戏一番就被随后赶来的梁峰撞飞。


“你们能不能不要玩这种你侬我侬眉来眼去比翼双飞的追赶戏!!!”于半珊怒吼,王小二和猴子在背后拉住就要飞起来跳脚的于半珊。


“这日子没法儿过了!猴子我们走!借水浇愁!”


于半珊和猴子拿着被子往茶水间走,王小二实在是想提醒一下郝眉和KO还没出来呢……但是他想了想还是算了,人嘛~总要经历磨难~


于半珊站在门前刚要拉门进去,就被大力的开门拍在墙上,郝眉脸红红的跑出来,身后跟着一脸满足的KO。


“……今天的风儿……甚是喧嚣……啊……”于半珊的遗言。


“你说我们要不要建议老大禁止办公室恋情。”猴子怂怂的建议。


于半珊看了他一眼,两个人同时看向肖奈办公室。肖奈一只手抱着微微,一只手拿着平板工作。时不时亲亲脸啊,搂搂腰啊,讲讲黄色笑话啊………………


上!梁!不!正!下!梁!歪!


致!一!不!会!有!未!来!


……………………end……………………


番外结束了……


你们的大大被榨干了……


需要补充糖分……


债见……


(T_T)/~~


我去想梗了……




黄色发糕:

这还写什么文???摔!!哪个能甜过官方。

恕我直言,跟官方糖比起来,我们

都是辣鸡…………